通用banner

美國對中國公司、中國產品的強烈施壓,醫療人更應興國重器,向低價說不!

2020-10-23 16:11:58

昨天,“今日聚焦”發出文章:

美國禁止華為!蘋果新手機,在中國卻被瘋搶!這是怎么了?

文章對一種怪現象進行了深度思考:

美國禁止中國華為手機進入美國,甚至禁止使用美國技術的任何企業為華為公司供貨、代工!

同樣是手機,為什么美國的蘋果手機,就被中國人瘋搶?

文章提出核心觀點:

當一個國家對中國采取嚴重敵視行為時,中國人還對這個國家的商品趨之若鶩,實在不正常!

尤其是當這個國家禁止中國的某些產品進入時,而中國人卻對這個國家的同類產品,瘋狂搶購,實在不正常!

 

對這種現象,很多讀者也積極留言。

他們說:

——力挺華為不是嘴喊,要落實在行動上。瘋搶蘋果手機不正常,也不安全,很不理性。悲哀憤怒!

——有些媒體太不象話!吹棒蘋果。購買國產,難道不應該與愛國相關?美國禁華為,我們難道不應禁蘋果???

——力挺國貨,愛我中華!華為是中國的華為,中國人民理應像愛戴胸前的鮮花那樣呵護她,捧起她,托舉她,高高舉起她!

 

但是,也有少部分人表達了自己的不同觀點。

比如,有位網友說:

“抵制洋貨,購買國貨”那是百年前弱國無奈。政治是政治,生意歸生意,唯有容人大度才能開放強國富民。


面對美國對中國的強烈施壓,還抱有“政治是政治,生意是生意”的想法,太幼稚了!

如果用這種想法麻醉中國人,動員更多中國人無視美國對中國公司、中國產品的壓制,動員更多中國人積極購買美國產品、美國手機,就是別有用心!

        

“國產產品便宜”已成為大眾觀念,而質量差、價格低更是國產醫療器械慣有的大眾印象代名詞。這就造成進口醫療器械約占國內90%市場。其實,國產醫療器械的質量經多年努力有了巨大進步,但大眾對其慣有印象仍沒有改變。所以要讓大家知道國產醫療器械在能把質量做好的同時,也可以不便宜。


醫療器械:不再以賣得便宜為榮


我們所處的社會是多元化社會,需求也應多元化。目前的市場需求中,處于低端的是國產產品,處于高端的是進口產品,在國產產品質量有了飛躍的今天,對其發展是很不利的。在國際醫療產品市場,中國產品很難走出去,能擠進低端市場已經很不錯了。顯然,一味追求低價的方式值得深思。


國產醫療器械起初是因質量不好而定價較低,定價低則難有空間提升質量。惡性循環下來,在臨床上已經形成的印象是:患者想省錢就用國產的,追求質量就用進口的。同時,國家也鼓勵國產醫療產品降價,以讓更多患者能治得起病。


pic_001.jpg


其實價格應由市場決定。反暴利是我國經常提的口號,國際上很多國家提的口號是反壟斷,內涵其實一樣,只要不壟斷就不存在暴利,但這些值得我們思考。專利是有期限的,在專利期內通過保護讓發明者獲得社會獎勵,能鼓勵創新。但專利期過后開放競爭,這樣社會可達到某種平衡。合理的價格會催生更多的創新。


我國的創新產品近幾年大量增長,質量性能均可媲美甚至超越國際品牌產品,將來也要改變國人“國產產品便宜”的觀念,國產產品不應是廉價的代名詞。


醫療價格:一味追求低價格已走進死胡同


“看病難,看病貴”一直以來都是中國醫療界的標簽。其實這是對醫療問題大的誤判,誤判的結果是錯誤應對,頭疼醫腳,甚至使情況更惡化。在這種誤判下,30年中國醫改所作的大努力就是降價。中國醫療體系的核心問題不是貴一些或便宜一些,如果質量不好,便宜一點又有什么意義?過度扭曲的價值恰恰會帶來更嚴重的問題。經過一輪又一輪的降價,很多項目已降低到成本價格以下,甚至遠低于成本價格,但降價并未帶來任何核心問題的解決。


在此背景下,醫院想要活下來,只能選擇薄利多銷,像流水生產線一樣提高效率,不斷追求患者趕快看診、趕快住院、趕快手術、趕快出院。因為利薄,因為中國的知識不值錢,醫院只能以快求活。只好把質量放到次要位置上,甚至是鼓勵或變相鼓勵用寬之又寬的適應癥去安排病人住院、檢查和手術。


pic_002.jpg


一個心臟超生檢查在美國要人民幣7000多元,中國僅需要230元;而因為關稅,同樣一臺心臟超聲機器在中國比美國的價格貴約20%。因此,中國心臟超聲檢查的價格遠低于成本,出路只有一條:多做。一部機器在美國每天為5-6位病人做檢查,在中國則每天為50多位病人檢查。


中國的醫療收費絕大部分是成本價的1/20-1/30,大多數人卻采取視而不見的態度。曾經的一位朋友成天抱怨國內看病的貴與難,卻在美國旅游時因闌尾炎手術花費人民幣60多萬元,而且手術是由一名醫學生操刀,手術刀口超長且術后感染,但卻沒聽說有怨言,原因是因其買了旅游保險。因此,貴與不貴的感受是由誰支付所產生,與是否合理無關。


對于醫生而言,由于知識在國內不值錢,掛號費和手術費不能體現其知識價值,通過多開藥、多開檢查才能獲得高收入,在這一體制下成長和熏陶出來的醫生價值觀已產生改變:嚴謹的判斷不值錢,正確的決策的手術都不值錢,但開藥,檢查可以帶來價值!這就是錯誤的價格導致錯誤的價值觀。因利薄,整個醫療界僅靠在大量醫療浪費前提下才能茍活。


過去30年來,醫院疲于應對各項政策調控。一個政策又一個政策不斷出臺,這里說不給錢,那里說拒絕支付。但總覺得沒有改到點子上,如公立醫院要保持公益性的問題。現在的醫院不是完整的公立醫院,自負盈虧不能稱為真正的公立醫院,真正的公立醫院才能完成好公益性的任務。


另外,將來還應有更多的醫療服務分層,應保障基本醫療服務的公益性的同時,滿足多元化需求。


醫療質量:中國醫療體系的核心問題


如果看病難,看病貴不是中國醫療核心的問題,那核心的問題是什么?


鐘南山院士曾講過一句很悲哀的話:中國不缺醫生,但是中國嚴重缺乏合格的醫生! 


廣東省心血管病研究所心內科主任陳紀言完全贊同這句話。由此,他表示想起一個很怪的現象:


在國外從沒有聽過,在中國卻經常聽到的一個名詞是:專家。在美國我從沒有聽到過“專家”一詞,因為所有醫生都是標準化培養和標準化行醫。


我在澳洲接受訓練時,病人從我的外貌和口音很明顯可以判斷出我不是本地醫生。我記得當我和一位患者談病情說到“你的情況很嚴重,需要做一個開刀手術”時,他的答案令我非常驚訝。他竟然安慰我說:醫生,不用擔心,你安排手術就行了。他甚至沒有打聽要具體安排哪一位醫生,他的技術如何等。這說明患者對整個醫療系統非常信賴,并沒有要求“替我安排一位專家做手術吧!”,因為所有的醫生都是“專家”。而這份信任是源自于所有醫生都有很高的醫療水平。


國內醫療系統做不到的其中一個原因,也就是剛剛所講——錯誤的價格導致錯誤的價值觀,醫生的價值觀會被錯誤的價格所扭曲。大部分醫生感受到,開藥值錢,知識不值錢。而這個問題應深入去思考,深入去討論。因為這個問題牽涉到每一個人,不去糾正這些根本的問題,還只是一味去降價,不能解決問題。


醫生的核心價值在于判斷和決策,判斷有沒有病?是什么病?決策什么樣的治療是佳治療?應慎重對比及深思熟慮后才可以作出佳治療策略的選擇,可惜現實與理想距離太遠,現在很多醫生在這方面的能力非常弱,原因有多種,其中,好醫生并沒有受到鼓勵是重要的原因。


pic_003.jpg


中國醫療沒有什么問題比質量問題更重要,且牽涉到每一個人,畢竟生老病死沒有人可以幸免。


社會價值:鼓勵善 引導向善


一定要鼓勵善的,當不去鼓勵善的,惡的就會占據主流。


比如,我們要鼓勵民族企業不再走低成本、污染環境的路。


就拿國產的礦泉水來說。每瓶成本差不多要1塊,賣也差不多1塊,因為價格中沒有把環保費用在內。礦泉水瓶不會降解,即便到了100年后,喝這瓶水的人已灰飛煙滅。而這瓶子扔在泥土里治污的成本又是原來價格的幾十倍。我們透支了環境和資源,把責任推給了子孫后代。所以,非常贊同每瓶礦泉水價格貴一點,更應提倡環保節約。


在國外常看到街頭飲水點,這樣很環保,也經常看到白領一族自帶午餐上班,外出旅行帶大罐的瓶裝水,瓶子是可以回收的。我們就應該鼓勵這種愛護環境的行為,也應從制度設計上限制不環保行為,如不能賣那么便宜的水,價格不是越低越好,過低反而有害。賣貴一點,就能鼓勵大家出門的時候帶個水壺,上班的時候帶一個飯盒,這樣才能帶來更多社會價值。


社會怎么走,價格是中心,過高或過低都是有害的。


在社會學上,價格本身是中性的,合理的價格起一個調節和杠桿作用;從經濟學上看,難和貴是拉不到一起的:貴就不難,難就不貴。相反,價格過低會導致更嚴重的浪費。


如我們經常在飯館看到點了滿桌子的菜卻大量剩下,令人心疼。日本的食物貴且很少浪費。我們要能幫農民的好辦法,就是提高從農民手里收購農產品的價格,過低的食品價格還會導致很多疾病的產生,如糖尿病、高血壓、腦中風、冠心病等。我們是不是還要拼命追求低價,這個問題值得深思。


臨床創新:抓住一閃而過的念頭


創新是一個民族的靈魂,如果沒有創新,我們只能跟在別人的后面走。


pic_004.jpg


如何創新?其實沒有那么神秘,每個人都不會缺乏創新的能力,只是多少有異,也可通過后天學習使創新能力增強。


首先要善于觀察,不但要觀察臨床,還要觀察社會,要善于觀察和思考,要明白臨床有哪些需求,用哪種方法可以滿足這些需求。臨床醫生是創新的優勢職業,因為目前醫學還處在一個很原始、很初級的階段,有大量的臨床日常問題沒有得到解決,如:


怎么提高我們發現疾病的能力?

怎么才可使手術更順利更有效?

怎么才可減少并發癥?

怎么才可預防感染?怎么才使治療更有效?


我們每天都面對類似的問題,很多問題一閃而過,我們要善于抓住很多一閃而過的念頭。因為有些時候是經過深思熟慮才想清楚的,有些時候靈感則是一閃而過。


其實,我們并不缺乏創新的念頭,只是有很多時候念頭一閃而過卻沒抓住。當然,不是說所有的念頭都是好的,都值得去深入。


有些時候你覺得一個念頭很好,但當深入分析后就會放棄。一些怎么都放不掉的念頭,就要把它細化,看看能否變為創新的手術方式或醫療產品。


現在我國的科研投入很大,但基本上是偏重于基礎科研,將來應更偏重實用,實用創新才能轉化,才能變成社會財富。我相信將來一定會更多鼓勵應用型創新。


另外,建議取消科研成果獎。


科研成果獎在20-30年前對推動科研創新有很積極的作用,現在已有相當的異化。創新是否有益,有多大益處,應交由社會或市場去檢驗。如果一項科研創新是有利的,社會和市場自然會給予回饋,而不需要政府來評選是不是可以拿獎。先進國家為什么沒有科研成果獎,我們應該思考。


pic_005.jpg


現在正是大力鼓勵創新的好時候,要通過創新創造更多的社會價值和財富。國家和社會應該積極鼓勵創新,鼓勵創新產品多賣點錢,多交點稅,發明人也能得到很好的回報,多做一點回饋社會的事情。這是健康社會的做法,而不是一味低價。


不用擔心會不會鼓勵得太多,應交由市場去決定價格。每個人光著身子來到這個世上,離開時也帶不走任何東西。所以,財富只是個數字,應用開放的態度來看待。而且,一定要鼓勵好的。當社會不鼓勵“好”,不好就容易占據主流。


近幾年來,企業和國家投入持續加大,對醫療器械的資金支持呈倍數增長。企業加強研發和提高國產醫療器械的質量,國家對醫療器械優先審批的力度越來越大,預計未來對高精尖醫療器械的優先審批將逐步成為一種常態,從而為醫療器械的快速增長提供助力。




標簽

最近瀏覽:

相關產品

相關新聞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高新技術開發區天祥大道2799號佳海產業園二期120棟    電話:0791-8649 6239    8649  6193      傳真:0791-86496239    郵箱:shiqigongsi@163.com

竞博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