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符 A+ A-
指南·標準·共識│兒童肺炎支原體肺炎中西醫結合診治專家共識(2017年制定)

中華中醫藥學會兒童肺炎聯盟

執  筆:劉瀚旻,馬 融

制定專家(按姓氏筆畫排序):馬 融(天津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鄧 力(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王力寧(廣西中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王雪峰(遼寧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馮曉純(長春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申昆玲(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兒童醫院),劉恩梅(重慶醫科大學附屬兒童醫院),劉瀚旻(四川大學華西第二醫院),許 華(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閆慧敏(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兒童醫院),陳慧中(首都兒科研究所附屬兒童醫院),陳志敏(浙江大學附屬兒童醫院),李新民(天津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陸 權(上海交通大學附屬兒童醫院),辛德莉(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友誼醫院),尚云曉(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盛京醫院),洪建國(上海交通大學附屬第一人民醫院),姜之炎(上海中醫藥大學附屬龍華醫院),趙德育(南京醫科大學附屬兒童醫院),崔振澤(大連市兒童醫院),韓新民(江蘇省中醫院)

中國實用兒科雜志  2017  Vol.32(12):881-885

肺炎支原體(Mycoplasma pneumoniae,MP)是兒童社區獲得性肺炎的重要病原[1]。MP肺炎(Mycoplasmapneumoniae pneumonia,MPP)臨床涉及的病原學診斷、 抗菌藥物合理應用、難治性MPP診治及MPP預后和遠期管理等問題,已成為兒科實踐和研究熱點。從概念上,MPP是病因確切的西醫診斷,在中醫歸屬于“肺炎喘嗽”、“外感熱病”范疇;隨著中醫學和現代醫學的交流與相互滲透,中醫在MPP急性期治療及早期干預、改善預后等方面的獨特作用正逐步顯現。MPP的西醫診療與中醫個體化辨證施治相結合,或將可能為MPP的合理診療提供新的臨床思維。中華中醫藥學會兒童肺炎聯盟為規范兒童MPP中西醫結合診治,由專家委員會發起并組織國內該領域的部分中西醫專家聯合制定本共識,以期切實解決MPP診療中的臨床問題,并推動MPP中西醫結合研究的發展。

  MPP中西醫互參治療

1 輕癥MPP

1.1 西醫認識 輕癥MPP可在門診治療。MP感染有一定自限性, 根據《兒童社區獲得性肺炎管理指南》等多部指南的指導建議, 以阿奇霉素為首選的大環內酯類抗生素是抗MP感染的一線藥物[17-18]。口服阿奇霉素, 第1天劑量為10 mg/kg, 每日1次, 連用3 d。停4 d后重復1次。替代選擇包括口服其他大環內酯類藥物, 如克拉霉素(7.5 mg/kg, 每日2次)或紅霉素(10~15 mg/kg,每8 h 1次)。我國指南推薦療程平均為10~14 d。對癥治療可根據臨床癥狀嚴重程度適當給予退熱、 止咳、 祛痰、 平喘等藥物。

1.2 中醫認識 中醫治療MPP多采用內外合治綜合方案。綜合方案包括中藥辨證口服、 外治療法及靜脈滴注治療。靜脈滴注藥物可選用具有清熱解毒作用的喜炎平注射液或炎琥寧注射液等[19-20]。

MPP初期和極期為實證階段,中醫辨證中表里俱熱證常見風熱閉肺證;里實熱證常見痰熱閉肺證及濕熱閉肺證。風熱閉肺證治以清肺開閉;方劑選用麻杏石甘湯合銀翹散加減;痰熱閉肺證治以清熱化痰、開肺定喘,常用麻杏石甘湯合葶藶大棗瀉肺湯加減;高熱稽留不退者,中成藥可選用金振口服液等[23]。濕熱閉肺證治以清熱利濕,開肺定喘,常用麻杏石甘湯合三仁湯加減。

MPP恢復期多見陰虛肺熱證及肺脾氣虛證[24]。陰虛肺熱證治以養陰清熱、 潤肺止咳; 常用沙參麥冬湯加減。肺脾氣虛證治以補肺健脾, 益氣化痰; 常用玉屏風散加減。

中醫特色外治療法包括:(1)中藥敷背法,即“塌漬法”,相當于透皮給藥療法,以達到內病外治的目的。適用于MPP肺部啰音較多及肺部片影難以吸收的患兒[26]。最常用的外敷法為大黃、芒硝等藥味組成敷胸散,敷于啰音密集及片影處,可有效促進局部炎癥吸收。(2)拔罐法,古稱“角法”,適用于肺部啰音較多及咳嗽較重的患兒,常選用穴位有風門、大椎、肺俞[27]。(3)中藥中頻離子導入,適用于肺部啰音較多及痰量多的患兒[28]。

2 重癥MPP和難治性MPP

2.1 西醫認識 大環內酯類抗生素仍為首選:選擇阿奇霉素靜脈滴注,劑量10 mg/(kg·d),每日1次,用2~3 d,然后可根據情況適時改為阿奇霉素或紅霉素口服(即抗生素序貫療法)。也可直接使用紅霉素10~15 mg/kg,每12 h 1次靜脈滴注。7歲以上兒童則可換用米諾環素或多西環素,不能耐受大環內酯類者也可以選用米諾環素或多西環素口服,劑量2 mg/kg,每日2次。骨骼發育成熟的青少年可以選擇左氧氟沙星口服500 mg/d,每日1次給藥,或莫西沙星口服400 mg/d,每日1次給藥。多西環素、米諾環素、左氧氟沙星和莫西沙星等主要針對重癥或難治性MPP,使用前須評估利弊與風險并取得家長同意。

全身使用糖皮質激素是治療重癥MPP或難治性MPP的重要選擇之一[29],首選甲潑尼龍或潑尼松。潑尼松常規劑量為1~2 mg/(kg·d),口服或靜脈給藥, 療程3~7 d。全身使用大劑量糖皮質激素沖擊治療僅限于危重癥和用常規劑量治療無效的MP感染, 可選擇甲潑尼龍20~30 mg/kg靜脈滴注(最大不超過1 g/d), 之后根據臨床改善程度改為口服甲潑尼龍或潑尼松并逐漸減量,總療程不超過4周[30]。預測對常規劑量糖皮質激素可能無反應的因素包括以下各項[31]: 持續高熱超過7 d、 初診時CRP≥110 mg/L、 中性粒細胞百分比≥0.78、血清LDH≥478 IU/L、血清鐵蛋白≥328 g/L、肺CT提示整葉密度均勻的實變影。靜脈注射用丙種球蛋白(IVIG)用于治療重癥病例并發高細胞因子血癥,或者合并中樞神經系統病變、免疫性溶血性貧血、免疫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等自身免疫性疾病時[32-34],IVIG對合并肺外損害者可能有益,特別是存在全身糖皮質激素應用禁忌或對其治療無反應者。推薦劑量為每次1~2 g/kg,用1~3次,以抑制機體超強的免疫炎性反應。目前,使用IVIG多為病例個案報告,尚缺乏高質量證據支持。IVIG價格昂貴且為血液制品,不推薦常規應用。

2.2 中醫認識 重癥MPP多見毒熱閉肺證,治以清熱解毒, 瀉肺開閉; 常用麻杏石甘湯合小陷胸湯加減,大便秘結者加小承氣湯; 高熱熾盛者中成藥可酌情加用安宮牛黃丸[35],脘腹痞滿加一捻金。本階段也可見瘀血阻絡的證候特點, 可適當加用涼血活血通絡之品[36]。

難治性 MPP 多見正虛邪戀證或虛實夾雜證[37-38],治以扶正祛邪,即益氣養陰,佐以祛痰化濁、解毒通絡之品,常用生脈散合六君子湯加減;中成藥選用生脈飲、槐杞黃顆粒及百合固金丸等。痰濁明顯者中成藥可酌情加用猴棗散等,毒瘀明顯者中成藥可酌情加用羚羊清肺散等,從而有效提高或改善臨床癥狀,發揮中藥替代、補充或增效抗生素作用。

綜上所述,中西醫療法在MPP治療中均發揮著良好作用,為了提高MPP的臨床療效,建議采用中西醫結合、內外合治的綜合方案防治MPP。同時基于現代醫學、網絡藥理學技術,揭示MPP的發病機制,探討中醫藥防治MPP的藥效機制等。規范MPP中西醫臨床護理工作,形成兒童MPP中西醫結合預防調護建議,實現MPP的全方位管理。

 

 

 

相關新聞
江蘇康緣藥業股份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聯系電話:400-828-5168/0518-85521999
客服郵箱:kf@kanion.com
江蘇連云港市經濟技術開發區泰山路58號
江蘇連云港市經濟技術開發區江寧工業園康緣路58號
友情鏈接:網上藥店
遼寧康緣華威藥業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蘇)-非經營性-2016-0069
互聯網藥品交易服務資格證書:蘇B20140002
食品藥品投訴舉報電話:12331

投訴舉報

微信公眾號

康緣商城

返回頂部
竞博杯